主页 > Z生活人 >《撒母耳记下查经15》押沙龙叛变 >

《撒母耳记下查经15》押沙龙叛变

  • Z生活人 | 2020-06-10 19:44:38 阅读量:15万+

◎张慧康(高雄宣道会内惟堂主任牧师)

经文:撒母耳记下第15章

有人说,时间是最好的疗癒剂,把问题放一边不去管它,时间久了问题自然解决。但读圣经却让你看见,把问题拖久了不去管,到最后不但问题没有解决,反而是你被问题解决了!本章押沙龙的叛变就是这幺来的!话说押沙龙自从他亲妹妹她玛被暗嫩糟蹋之后,对大卫身为父亲却没有处罚暗嫩非常不满。后来押沙龙杀死暗嫩报仇不得不远走他乡,虽在约押的相助下回宫,但只是和父亲见面,却没有真正的和好。

论辈排序,前面两个哥哥都不在了,押沙龙此时已是家里长兄,是最有资格继承王位的人,却没见大卫有传位之意。终于,渴望王位的他等不及了,决定取而代之……本章前半段1-12节记载押沙龙怎幺叛变,至于后半段13-37节记载大卫的应变。我们先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:

第一步:收买人心、冲高民调(1-3节)派五十个人在押沙龙的马车前面开道,这已是王者的威仪派场,押沙龙不臣之心已昭然若揭。他和现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一样,深知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,所以积极收买人心,用现在的话就是冲高民调!

他用的方法是常常清早起来(展现勤政的风範)就在城门口那裏堵人。只要看到有人来找王申诉案情,就问他哪里来的,而且还耐心听完案情并且一律回应:「你的申诉合情合理,可惜王没有派人来听你申诉。」

若你上过法院就知道,法官问案的态度常常不大耐烦,还没讲完他就请你回去。因为没人爱听吵架的话,无奈法官的工作就是每天听人家吵架!从法庭设计可知,原告被告各坐一边,一个攻击一个防御,一个说对方如何不对,另一个呛你乱讲,其实都在吵架,只是要按照诉讼程序进行罢了。但此时押沙龙听人申诉不但没有皱眉,还称讚对方的申诉合情合理,这听在百姓的心里是何等疗癒啊!

至于「可惜王没有派人来听你申诉」这话阴损,分明在编派大卫王的不是以拉抬自己的声望,若是分属不同政党还能理解,但如此逢人贬损自己父亲就很缺德了。
积极展现亲民、爱民的形象(4-6节)

接着他开始说些带风向的话:「要是我被立为国中的审判官就好了!那样,任何人有申诉都可以来找我,我一定会为他主持公道。」讲这话就是要製造社会舆论,鼓动民众去注意他押沙龙也不错啊!老子不能听讼当审判官,这个高大英俊的儿子也可以取而代之啊!而且他还刻意展现亲民爱民的形象,百姓向他叩拜称谢,他还伸手扶他起来,甚至亲吻。正如现在美国要选总统的,都有形象顾问建议一定要主动跟民众握手,拍照不能拒绝,遇到孩童还要抱起来亲吻那样;这些早在三千年前押沙龙就懂了!

当时也没形象顾问公司,我不知道这些押沙龙是怎幺懂的,反正最后他的民调已经超过大卫:「押沙龙这样对待每一个来向王申诉的以色列人,赢得了民心。」

第二步:发动政变(7-10节)正如孟子说的:「君子可欺以其方,难罔以非其道。」大卫是敬虔爱主的人,押沙龙说要去希伯仑还愿,要敬拜神,这个理由大卫当然同意。但事实上他是要离开耶路撒冷,选定希伯仑来发动政变自立为王。

为何要选在希伯仑这里呢?理由有二:第一、希伯仑是他的出生地(撒下3:2-3),很多乡亲看着他长大的,自然呼应他的人比较多。第二、当初大卫先在希伯仑作王七年半,但后来迁都到耶路撒冷,虽然是为了南北统一有治国眼光,但对希伯仑人来说自然较为不便。通常百姓只考虑自己,以前有事在希伯仑就见到大卫,现在却要长途跋涉到耶路撒冷才行,自然对大卫有怨言转而支持押沙龙,让他轻易收割这些反对势力纳为己用。

扣押朝中200位官员作人质(11-12节)

押沙龙要称王,自然得有文武官员朝拜,否则寥寥数人怎幺当王呢?熟悉中国政变历史或看过宫廷剧的都知道,押沙龙邀请这两百位,对内情一无所知的耶路撒冷政要高官,一同前往希伯仑,名为一同还愿献祭,其实是要软硬兼施地扣押他们做人质!若到时候押沙龙安排好的暗桩高喊「押沙龙作王了」!要大家叩拜新君!这两百位官员却依然誓死效忠大卫王,马上就得人头落地一命呜呼!若他们眼看形势比人强就跟着宣誓效忠押沙龙,马上放出消息让全国百姓都知道:耶路撒冷文武官员都已拥护押沙龙作王,那幺从百姓到官员全都搞定,全以色列国就大势已定啰!

这当中有位熟知内情的亚希多弗值得一提。他之所以要从大卫的谋士改投押沙龙,是因为他看不惯大卫与拔示巴的事情,愤而跟大卫决裂。因为他是以连的父亲、拔示巴的祖父(撒下11:3;23:34),眼看着自己孙女的贞节被大卫毁了,孙女婿乌利亚也遭他杀害,原本小俩口美好的家庭就此家毁人亡,亚希多弗自然看不下去选择离开大卫,不再愿意为他出谋划策。可见犯罪的后遗症有多幺严重,影响有多深远,我们真的要很警惕在心啊!

为免伤亡,大卫选择逃命(13-16节)

当有人前来耶路撒冷通风报信,稟告大卫「以色列的民心都归向押沙龙了」!大卫当机立断选择弃城逃亡!历史给大卫的评价很高,一致讚扬他爱民如子不愿造成任何伤亡。毕竟这是大卫与押沙龙之间的父子恩怨,并非抵御外侮保卫家园,为此兴兵作战不管死的是谁都死自己人,何必牵连无辜让士兵白白送命?选择弃城逃亡虽然狼狈失去尊严,但却是保全以色列最妥切的办法!因此大卫下达逃亡令,臣僕们均无异议立刻遵旨照办!

只是还留下十个妃嫔看守宫殿却是大可不必!既然带着全家逃命要紧,这宫殿迟早被押沙龙接收,还需要这十个弱女子看守何用?既不能寄望她们保卫王宫,难道还留着替押沙龙开门?大卫此举仍不免于重男轻女的思维!

大卫王带着众民离开耶路撒冷,这一路上当然奔波劳累。跟随他的人有基利提人、比利提人以及从迦特来跟随他的六百人,这是大卫还没称王时就跟着他四处逃难的子弟兵,情感非比寻常。当大卫问迦特人以太说:「你为什幺要跟我们一起逃难呢?回去留在新王那里吧!你是流亡到这里的外族人。你刚来不久,我怎幺可以叫你跟我们一同四处飘流呢?我甚至不知道往何处去。你还是和你的弟兄回去吧,愿耶和华以慈爱和信实待你!」可见大卫真是体恤下属为人着想,不愿他们跟着自己颠沛流离餐风露宿地生活。只是以太却答道:「我凭永活的耶和华和我主我王的性命起誓,不管我王去哪里,僕人都要誓死追随到底!」大卫眼见他如此赤诚忠义,便让以太继续同行!

其实一个人平日待人如何,看他离开时大家的反应就知道。当大卫一行人离开时,百姓尽都放声大哭,可见大卫平日待人不薄,对百姓颇有建树,功德素在人心,因此他们非常不捨(若是百姓纷纷额手称庆拍手叫好,自然大卫要扣分了)。

神的同在不在乎约柜,在乎祂自己的旨意(24-31节)

大卫过去作王的时候道德光景软弱,现在落难反而对上帝的信心回来了。祭司撒督一行人要扛着约柜与他同行,已成惊弓之鸟仓促逃离王宫的他应该好好把握,但他却要他们回宫不必随行。他深知约柜只是象徵神的同在,神的同在却不受约柜约束,只在乎祂自己的旨意。所以他说:「你把上帝的约柜运回城去吧。倘若耶和华恩待我,祂必使我重返家园,重见约柜和会幕;但如果我使祂不悦,我也甘愿听凭祂的处置。」若把此事与先前以色列出战非利士人要把约柜抬出来,以为能享有神的同在相比(撒上4),大卫的信心的确不在乎可见之物的约柜,而在乎看不见的神。况且此行是吉是凶他也不知道,但他愿意顺服上帝的带领,并且尽一切可能为回宫準备,所以要撒督他们回去耶路撒冷当内应,以图再起。

此时的大卫也和我们一样。很多时候前面道路如何我们并不知道,上帝会怎样带领也不清楚,但我们并非完全束手无策坐以待毙,还是需要尽我们能做的努力安排。
安排内应,以图来日(32-37节)

最后大卫的朋友户筛听到消息也赶来送暖,撕破衣服头蒙灰尘以表哀戚迎接他。但大卫同样希望他回耶路撒冷做内应,并且给他一份名单好在王宫里暗中互相支援:祭司撒督和亚比亚他,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和亚比亚他的儿子约拿单,加上户筛就有五个内应以图来日了。最后作者以「那时,押沙龙也进了耶路撒冷。」表示押沙龙已入主王宫,叛变成功。

了解押沙龙叛变的经过与大卫的应变,我们可以做出以下反省。

一、押沙龙:典型的政客

押沙龙和现在典型的政客一样,拥有强烈的政治慾望以及谋夺政权的能力,也懂得包装形象收买人心以为己用。但政客与政治家的差别在于:政客没有政治理想也没有正直无私的品格,只会耍诈、要胁与善用权谋,一切的努力只为自己不为国家。政治家如国父孙中山先生是有其政治理想与治国蓝图,为了理想连权力都可以捨弃,像他不惜将大总统让位于袁世凯。

那怎幺分辨这个人是政客还是政治家呢?从押沙龙身上我们看见,认识一个人要看他过去的言行如何,不能只看现在他说的!

押沙龙口口声声想为百姓作审判官来听讼,很希望为民服务主持公道,那他自己秉公行义吗?过去暗杀他长兄暗嫩要怎幺说?他犯这大罪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有何过错,显见他毫不把上帝的律法当一回事。

可以应用的是:现在选举要到了,很多檯面上的候选人都说要为国为民,提出很多政见,你心中若已有默定的人选,最好投票前,多听听别的对手怎幺批评。

若只是没有证据的指控,大可不必理会;但如果有真凭实据,你要注意他是怎幺回应?如何面对?因为这关乎他的品德操守是否值得信任。

二、大卫:患难中见真情

此时堪称大卫称王以来最悽惨落魄的时候,但患难中许多人对他不离不弃,真情流露,足见他平日待人仁义宽厚(除了亚希多弗恼怒大卫坏了他孙女名节)。大卫宁可落跑也不肯动刀兵,爱惜百姓的性命甚过自己的王位,也在患难中看见他爱民如子的真情!

大卫在患难中也展现对上帝的信心与真挚的情感!诗篇第3篇就是大卫逃避他儿子押沙龙的时候作的诗。字字句句流露出他对上帝的真信心与情感:
耶和华啊,我的敌人何其加增;有许多人起来攻击我。有许多人议论我说:他得不着神的帮助。但你耶和华是我四围的盾牌,是我的荣耀,又是叫我抬起头来的。我用我的声音求告耶和华,他就从他的圣山上应允我。

我躺下睡觉,我醒着,耶和华都保佑我。虽有成万的百姓来周围攻击我,我也不怕。耶和华啊,求你起来!我的神啊,求你救我!因为你打了我一切仇敌的腮骨,敲碎了恶人的牙齿。救恩属乎耶和华;愿你赐福给你的百姓。

只是让大卫痛苦的这个仇敌不是扫罗,也不是非利士或亚玛力人,而是他自己亲儿子押沙龙,这痛实在椎心刺骨,但他对上帝的信心也在此表露无遗。

结论:押沙龙叛变

押沙龙外表俊美,身上流着大卫的血,却没有大卫那样的生命与品格。大卫在患难中重拾对上帝的信心,押沙龙在王宫里长大却不认识神,只想谋夺王位。可见一个人能否认识神,不在乎环境,有时太优渥舒适的环境反而容易让人离弃神!

过去押沙龙拭杀长兄暗嫩一事,此等杀人逆伦大罪,大卫身为父亲也是执法的国王,却始终未置一词,多年来连声责骂也没有。正所谓「养不教父之过」,放任不管的结果,如今押沙龙叛变终成大患,大卫甚至仓皇逃命,自己也受到严厉的教训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